县委组织部长 第44节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县委组织部长  作者:斯力 书号:35041 更新时间:2015-7-9 
第44节
  血浓于水,人们喜欢用这句话形容爱情。

  酒后,韩江林与杨卉发生了关系,他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义。杨卉像暗夜的星星,用温情的光辉抚慰着韩江林受伤的心。

  当年他和杨卉的关系,可说是青梅竹马。没有*的青梅竹马,不管双方如何相知亲密,如同一杯白开水,只是淡淡地润泽人们的心灵。*如同把这杯白开水换成了浓醇的酒,勾兑出无限相思无限愁。

  那一天上午,当他离开酒店,似乎还不相信兰晓诗离他而去的事实,因而把出轨看成背叛行为。整整一天,韩江林沉浸在背叛的自责中,肮脏的灵魂不断承受来自道德的谴责。

  当他回到南江,手机收到了兰晓诗发自国外的短讯,只有短短一行字,对不起!另:到。这几个字像钢针一般扎进他的心里,血管里张着混合屈辱愤怒的血

  你不仁,我亦不义。

  他为自己的背叛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任何行为一旦有了合理的解释,人们就以为是合法化了,甚至坦然践行了。

  愤怒起的是对杨卉柔情似水的思念。腔的委屈要向杨卉诉说,怀的柔情要向杨卉表达。

  一边是愤怒,一边是柔情。韩江林拨打杨卉手机时,不住望了一眼锦绣清水江,一半是海水一般是火焰这个曾经流行的小说标题跳入脑海,对小说家对生活的深刻体验十分佩服。

  杨卉的手机关机。韩江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他第一次对杨卉产生了思念。思念对于美丽的爱情是一杯美酒,对于没有保障和婚外情,则是一杯苦酒。

  与杨卉一同在校学习的龙林镇长回到了南江,韩江林仍然拨不同杨卉的手机。韩江林长饮思念苦酒已经不堪其苦,上班的时候,到龙林办公室,假装关心地询问龙林学习情况。龙林说了一些同学情况,说,这次是乡镇干部培训班,下个月青干班开班,据说像县级换届落选的干部进青干班学习结束,要提拔安排。

  这话有奉承的意思,韩江林笑笑,说,杨卉和你们一起学习吧。龙林看了韩江林一眼,说,你的妹妹,参加不参加学习,你也不关心?韩江林脸一红,说,自己的稀饭都吹不冷,、哪还有心思管她的事情?龙林说,什么冷饭热饭,捧着牛汉堡嘲笑我们喝坚硬的稀粥。

  硬稀粥不就是白米饭?韩江林假装随意地问,杨卉的手机怎么老打不通?

  杨卉手机掉了,买了新手机换了新号码,龙林边翻号码本边说,杨卉可能即将出任团县委书记。

  韩江林一愣,心想,这么大的事情,小卉怎么瞒着自己不说呢?

  韩江林得了杨卉的新号码,回到办公室立刻拨打。

  这次电话通了,韩江林精神为之一震。杨卉接了电话。韩江林欣喜地问候,小卉吗?从校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来为你接风洗尘。

  杨卉语气淡淡的,说,不就是学习回来吗?我什么时候值得江林哥这么重视了?

  听说你

  不待韩江林说下去,杨卉打断韩江林的话,听说什么?你堂堂的书记,不会听风就是雨吧。一向温和的杨卉居然用唐突的语气、批评方式质问,韩江林被呛得不行。

  杨卉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韩江林惊醒过来,说,没什么事。

  我在忙,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杨卉想想又补充一句,方便我给你打电话。

  杨卉的冷淡无异于当头浇了韩江林一盆冷水,他怔怔的拿着电话,想不通曾经热情似火的杨卉,怎么突然间变成了冰?他仿佛从六月天里突然降到冰天雪,从里到外都很不适应。

  韩江林迫切希望找机会和杨卉谈谈,摸清杨卉的心思。韩江林拨打杨卉电话时,杨卉的语气淡得秋水,容不进一点复杂的心思。逢双休,韩江林回县城,杨卉的老公也回到县城,韩江林依然没有机会。韩江林还和杨卉一家三口在杨蕾店里聚了两次。韩江林看杨卉时,眼里浓情似火,希望杨卉理解他的心思。杨卉好像和韩江林什么也没有发生,亦如往常一般。杨卉的态度把韩江林糊涂了。

  韩江林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县里召开计生工作半年总结会,韩江林进城之前,先给杨卉打了电话,表示要和杨卉谈一谈,恳请她腾出时间。杨卉犹豫了一阵,说,我尽量时间,你等我的电话。

  得了这句话,韩江林郁闷的心灵似乎打开了一道天窗,透进了一缕清新的空气。因为想着晚上与杨卉的浪漫约会,韩江林身子坐在会场,心却飞到杨卉身上。整整一个上午,屠书记和姜县长两人分别作了报告,韩江林都当成了耳边风。下午签到时,韩江林领到了一份县委任命群团组织领导的文件,文件上赫然写着:杨卉同志任团县委书记。韩江林把这视为今晚见面意外的礼物,心里替杨卉感到高兴,马上走到一边给杨卉打电话表示祝贺。

  杨卉没有丝毫的惊喜,说,团县委书记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正科级干部吗?有什么值得祝贺的?

  韩江林心惊,以哥哥的语气责备道,一个普通的正科级,真是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这个职位?

  多少人?

  韩江林说,一个男同志任正科级没什么,女同志任正科的非常少,你年轻、文凭高,在这个台级上与你竞争的非常少,上了正科级,你只管坐等副县的轿车开上门。

  杨卉见韩江林说得轻松,哂笑一声,哥哥当市委组织部长还差不多。

  韩江林无奈地叹了口气,还市委组织部长呢,县委组织部长的梦都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

  杨卉静默了一会,说,吉人自有天象,我有事要办,你先开会,记着晚上等我电话。

  下午散了会,乡镇书记难得见面,相约到白云宾馆喝酒。到了宾馆,一时找不到怨大头,便说摔子定东家。韩江林主动承头,说,不用摔子,今晚我放血做东。

  大地乡书记刘劲文说,应该韩书记请客,老婆到德国挣欧元去了,二十欧元我们吃不完。旁边的人听了取笑刘劲文,大地乡十块钱买一箩死牛烂马,打一桶酒,当然够我们喝过烂醉,在这里,二百块钱不够买瓶茅台。

  刘劲文不服气地说,好吃好喝还不会?咱节约不是想为老百姓多办事吗?

  韩江林说,节约为民办事的观念该改一改了,要多领会上级精神,海吃海喝为拉动内需作贡献。

  刘劲文质问,大碗喝、大块吃倒是为老百姓贫致富奔小康了?

  文斗乡书记刘海兵给机子麻将机开电,说,省省吧,小平同志提倡多办实事少争论,咱们响应号召办实事,开展饭前经济半小时。

  大家推让一番,刘海兵说,江林来吧,你拿欧元,我们拿人民币,看欧元厉害还是人民币厉害?

  刘劲文说,江林,别上当,人民币和欧元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刘海兵说,不敢上桌别多话,大家都在一个档次上,难道不可以实行人民币和欧元自由兑换?

  刘劲文说,江林现在是准县级干部,官大一级死人。

  刘海兵说,准县级毕竟还不到县级,还不死我。

  那可说不准,这次二级班子只定了部分,组织、财政局班子还没定,如果江林进了组织部,那就是见官大三级。

  刘海兵看着韩江林笑笑,态度十分暧昧。

  在座的书记都是好酒量,加上吃他人的不心疼,气氛十分热烈。韩江林心里有事,不敢放开喝。刘劲文一个劲地劝,说,江林,瞧不起我老刘还是付不起帐?付不起帐招呼一声,我老哥子埋单啊。

  韩江林从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说,最近身体有点小毛病,一直在吃药。

  刘劲文嘿嘿一笑,也从西装上衣口袋掏出一只小瓶,诡秘地眨眨眼,这等雕虫小技在哥子面前别玩了。

  韩江林无奈,不得不喝。

  书记们大多是走读干部,好不容易进城一趟,多数的老婆已事前要求回家公粮,喝酒还算节制,不到八点就撤了席。几位爱麻的书记看时间还早,围着桌子坐下,要几圈再回家。韩江林坐在一旁观战,等候杨卉电话。

  就在韩江林几近绝望时,手机发出短讯提示信息。杨卉给他发了一条短讯,,我在家,请十点准时过来。他一见杨卉在家,起身就要过去。走出包间后,他看到了杨卉在准时后面加的两个感叹号,脚步沉重起来,想了半天也不明白杨卉为什么要加两个感叹号。

  九点差十分,韩江林迫不及待地打车来到杨卉住处。这里原县委老办公室,里面是一个通间,门廊在前面。县委搬进新办公楼后,后勤科把老办公室进行了改造,前面新修了厨房。去年县委修了新宿舍楼,老住户们搬进新居,这里便成了新进县委干部的过渡房。杨卉调到文昌镇后,也住进了这里。

  因为十六间房在门都一样,韩江林顺着门数到第十间,又从粉红色的窗帘判断,确定是杨卉的宿舍无疑。屋里很暗,韩江林想扣门,但他做贼心虚,透过窗帘的隙看到里间亮着灯,他以为杨卉一定是在里面等自己,轻用手轻轻地推了推门,大门虚掩,韩江林心头一阵狂喜。他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把头探进里间房,想给杨卉一个惊喜,像小时候和杨卉藏猫猫一样,着声音喂的一声,想惊吓杨卉。

  上两具雪白的体滚做一团。受到惊吓,上的两人迅速分开,迅速的扯被单包裹*的身体。屠晋平扯被条覆盖肥胖身子的时候,看清来人是韩江林,镇定下来,瞪着一双牛铃似的大眼视着韩江林,惊恐、羞愧与愤怒在他脸上星移斗换。

  韩江林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抹了一下朦胧的醉眼以后,发现眼前的并非梦境,他喃喃地说,对不起。

  杨卉把浴巾往身上卷,从上坐起来,你怎么不敲门?

  韩江林没有回答,羞愧地闭门退出。跳出杨卉家,韩江林几乎一路狂奔穿过县委宿舍前廊,一口气跑到白云河边,靠着一棵梧桐树直气。

  羞辱、愤怒充溢着他的心,他抱住梧桐树低声哀嚎,屈辱的泪水撒树身。

  为什么,杨卉,你为什么要这样?

  韩江林愤怒地问天,天不语,问地,地无声。白云河水汩汩,以淡淡的幽鸣回应他的哭诉。

  白云的风俗,遇见人野合等于触了霉头,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野合者赔偿三个一百二,即一百二十斤酒,一百二十斤,一百二十块钱,燃放鞭炮帮助触霉头者驱逐晦气。对今晚撞到的霉头,韩江林不能提任何要求,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一方是掌握他政治前途和命运的县委书记,一方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这一切就像做梦,他怎么也不明白,杨卉刚刚投入他的怀抱,怎么转眼间把县委书记拉上,成了县委书记的情人?一向清纯如水的杨卉,怎么可能做出这样卑鄙下的事情?

  倒霉啊,韩江林叫道,学着民间老妇,朝白云河呸吐了三次口水,驱除晦气。

  呆得夜深,韩江林郁闷得不到排解,心情越更沉重。兰晓诗离开等于在口重重地划了一道伤口,杨卉及时出现,用于轻轻地抚慰了一下伤口,韩江林还来不及感觉到愉悦,杨卉用背叛的行为狠狠地撕开伤口,并往上面撒上一把盐。

  夜深了,河边高原的夜风吹得身子发凉,韩江林在寂静的街道踽踽独行。手上摆着手机,想找一个人诉说心中的苦闷,可眼下却找不到合适的友人。此时此刻,他觉得男人像一只孤独的野狼,注定没有任何朋友相伴,只能独自前行,承受旅途的孤单、痛苦乃至于风险。

  他习惯地抬头,发现兰的楼上依然亮着灯,韩江林犹豫了一会,摁下了兰的手机号码。兰接听了电话,静默着等韩江林说话。

  韩江林小声地问,兰姐还没睡?

  兰说,有什么事吗?

  韩江林感到这话有点不耐烦的意思,立刻挂掉了电话。不一会,韩江林的手机彩铃响起,韩江林望了一眼兰的窗子,接听了电话。

  兰说,看书看得迷糊糊的,你还在应酬吗?

  韩江林淡淡地说,我在你楼下。

  这么说我有忠实的崇拜者了?兰轻轻开了个玩笑,说,还不回家,想当夜游神?

  韩江林没有应她。

  要不要上来坐坐?兰刚发出邀请,似乎觉得孤男寡女的,深夜在一起有些不妥,改口说,晚了,回家吧,路上小心。

  韩江林赌气地说,我今天触了大霉头,死了活该。

  兰一惊,温柔地问,什么事?

  韩江林情绪激动、口无遮拦地把事情向兰说了。

  兰疑惑地说,杨卉?外表老实温顺,怎么可能?

  韩江林被兰的疑问怒了,怎么不可能,我到杨卉家里,两人正在房里颠鸾倒凤,我撞了一个正着,不是霉透顶了?

  兰问,江林,你不是爱上她了?

  谁?韩江林说,爱上她?哼,婊,话还没出口就咽了回去,骂杨卉婊子,他于心不忍。杨卉的背叛让他感觉心痛,说*里仍然装着那个可恶的女人。

  兰觉察到了韩江林的情绪,转了话题,说,你不要怪她,一个弱女子,这么做有她的理由。

  韩江林鄙夷地哼道,什么理由?不就是卖身换了一个团县委书记?

  兰说,是了是了,男人为了升官可以金钱铺路,也可施美人计,女人没有金钱,有身体做本钱,为什么不直接投资,还绕什么弯子?时下官场,用女铺路的女人还少吗?委身于一个人,换回呼风唤雨的本钱,无论怎么算都是最为可靠、赢利最大的投资。

  她怎么能?韩江林痛苦绝。

  怎么不能?她也有思想,有常人有需求和虚荣心,多为她想想,你自然能够理解。

  无论怎样,韩江林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兰想起了什么,命令,你上楼一下。

  什么事?

  兰用神秘的语气说,你上来就知道了。

  韩江林上楼,兰在宽松的睡衣上罩了一件外衣,站在门口候韩江林。韩江林换了鞋,走到沙发上坐下。兰从阳台的花盆里扯来一小把观音草,走到韩江林跟前,庄重地在韩江林额头挥手划圈,嘴里念念有词。兰念完词,纤纤玉指在他额头划了一个十字,随后把手里的观音草丢到在门外。韩江林看到茶几上摆着一碗米,米上放着一红布带,脸肃穆,把红布条在他的手臂上。韩江林笑道,姐不会学过法师吧。兰严肃地说,别笑。好红布条,收好米,她说,我小时候受到惊吓,妈就这么给我退吓,海军睡不安分,我给他退退吓就睡安稳了,你回去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了。

  韩江林虽然不相信迷信,兰虔诚的态度仍然让他十分感动。韩江林出门换鞋时,兰嘱咐他,这事到此为止,对什么人也不能说,最好让它烂在肚子里。

  韩江林看了兰一眼,自己原本要兰别说出去,没想到兰反过来待叮咛,心想兰姐真是有心人。

  兰说,你见到屠书记和杨卉,要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只要做到这样,说不定对你就是好事情。

  韩江林下楼时心想,好事情倒未必,毕竟过去曾经对不起杨卉,尽管杨卉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他也不愿意杨卉受到伤害。

  韩江林上的士之前,回头望了一眼楼上的灯光,那里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玉指轻柔地划过额头的感觉犹然,他心底忽然涌动出无比的温暖,一行热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县委组织部长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县委组织部长》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斯力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县委组织部长第44节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