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43节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县委组织部长  作者:斯力 书号:35041 更新时间:2015-7-9 
第43节
  在南江,韩江林收到兰晓诗发来的两条短讯:

  韩江林,你让你的子蒙受羞辱,你不是一个好男人。

  韩江林,你不敢面对现实,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看完短讯,知道兰晓诗伤至极处,恩爱已成往事,婚姻无可挽回,默默地仰天长叹。

  微笑,敬酒,代表晓诗感谢父母亲多年来的培养,韩江林礼节极其周到。夫俩也相互敬酒,兰晓诗假装和韩江林恩爱如初,一遍一遍地代韩江林照顾父母和哥哥。

  真是高明的表演啊,韩江林心说,他厌恶这样的表演。高明的导演是兰晓诗,当她要求韩江林演好最后晚餐上的这出戏,韩江林担心自己控制不了情绪,把戏演砸了,没有想到戏演得如此顺畅。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人们认可了现实,自然能够勇敢地直面现实。

  夫俩陪家人坐至夜深,方回到医院的宿舍。兰晓诗把晚餐上的表演带到家里,在韩江林面前表出万千风情,引韩江林的趣,韩江林喝得微熏,给眼前的景象迷糊了,不知道冷面美人的兰晓诗和眼前温情默默的兰晓诗,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兰晓诗像波斯猫一般温顺地伏在他怀里,韩江林轻轻地推开了她,用一种离的眼神打量她。兰晓诗深情地凝视着韩江林,温柔地要求,江林,我即将远行,你最后抱我一次,爱我一次吧。

  为什么?韩江林问。

  兰晓诗绽放一个凄美的笑容,曼妙的身体蛇一般紧紧住韩江林,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江林,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凡事喜欢问为什么,你最大的缺点也是几事要问为什么?

  为什么?韩江林又问。

  兰晓诗离开韩江林,摆开讨论的架式,生活在许多时候只是一种事实,它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意义是人们赋予生活的,当你问为什么的时候,说明你对生活持有一种怀疑、犹豫、不自信的态度。

  我该怎么办?韩江林凝视着兰晓诗。面戚容的兰晓诗人见人惜,韩江林冲动一抱起兰晓诗,走进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踏进了卧室。

  几番颠鸾倒凤,几番翻云覆雨,兰晓诗终于安静地睡去,韩江林抚着兰晓诗孩子一般可爱的脸,泪水扑哧哧掉下来,轻声说,晓诗,你怎么能狠心地弃我而去?

  兰陪晓诗和韩江林在南原的街道民政办办理了离婚手续,晓诗回到南原的房子里看了一眼,然后来到南原机场。

  邓媛媛一帮送行的朋友已经在机场等候良久,杨卉在校学习,也赶了过来。韩江林亲自把兰晓诗送到正在办理登机手续的向博士跟前,真诚地说,晓诗身体不好,请你照顾好晓诗。向博士豁达地说,,放心,我会照顾好晓诗的。韩江林碰到他意味深长的微笑,心里直生气。好在他们即将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晓诗办好手续,牵了一下韩江林的手。晓诗的手在微微颤抖,韩江林不解地看着晓诗,晓诗转过头,避开韩江林的目光,提起行要,和向博士肩并肩地走上电梯。自始自终,兰晓诗都不再回头。

  韩江林眼里盈泪水,心中反复咏着一句诗,为什么我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杨卉见韩江林脸色刹白,担心韩江林会坚持不住,悄悄地靠近韩江林身边,小手紧紧地拽住韩江林的手,把关心和体贴传递到韩江林手中。

  飞往法兰克福的班机轰鸣着起飞,呼啸着从候机楼上空飞过。望着飞机消失的夜星,繁星天,韩江林忽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送走邓媛媛一帮朋友后,杨卉说,江林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杨卉娇嗔地说,问什么呢,你去了就知道嘛。

  韩江林看了兰一眼,对小刘说,小刘,你送兰姐回家,我明天再回来。

  兰看看韩江林,又看看杨卉,关切地说,江林,你没事吧。

  韩江林说,没事没事,晓诗走了,生活还得继续啊。

  兰上了车,韩江林帮她关上车门,对小刘叮咛一句,路上小心。

  车子汇入在灯火闪烁的车,杨卉叫了一辆的士,打开车门,说,请吧。韩江林乖乖地钻进车中,杨卉对司机说,昨重现。

  听到这名字,韩江林心里一愣。昨重现是南原最有名的咖啡馆之一,这名字恰好体现了人们的一种怀旧情结。兰晓诗离他而去,杨卉带他上昨重现,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呢?

  韩江林看着杨卉,杨卉感受到了韩江林的注视,目光依然望着前方,手似乎不经意地住了韩江林的手。

  走进昨重现,韩江林四下观望,想从朦胧的灯影中找到熟悉的影子。杨卉选择一个靠窗的僻静座位。两人面对面坐下,服务小姐款款上前,询问韩江林点什么东西,杨卉说,来瓶茅台。韩江林惊疑地问,你不是说带我见一个朋友,人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不是吗?

  韩江林一笑,你?我?咖啡馆喝茅台?韩江林伸出手想探杨卉的额头,疯了?脑子没有进水吧。

  杨卉一把捉住韩江林的手,紧紧握着,注视着韩江林的眼睛说,江林哥,我知道你的苦。

  这话像箭一般穿透了韩江林的心脏,剥下了在人前强撑的虚伪自尊。韩江林鼻子一酸,泪水扑哧哧下来,他把脸扭转窗外。

  杨卉坐到他身边,轻轻地依着他,拍着他的肩,安抚他说,哥,你哭吧,今晚我陪你,好好发心中的郁闷。

  酒上来,韩江林举杯对着杨卉手里的杯子一碰,咕噜噜一口气灌下。

  杨卉说,哥,这是喝茅台,不是喝水,黛玉曾经说过喝茶,一杯为品,二杯为喝,三杯就是牛咕了。她轻轻抿了一小口,放下杯子,给韩江林酌上酒。韩江林端起杯子一口喝干。杨卉说,哎呀呀,我的哥哥,茅台这个喝法,以后我哪敢请你喝酒呀。

  韩江林瞪着眼说,文昌镇分管财政的副镇长,请不起我喝一顿茅台?

  杨卉笑着说,别说喝酒,哥哥把我拿去卖了我也愿意,借酒消愁愁更愁,我不是为哥哥担心吗?

  一个愁字刺中的韩江林的神经,他抓过酒瓶,给自己酌了一杯,一口气喝干。杨卉看着心疼,说,哥哥这么喝法,我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喝个一醉方休。

  两人你来我往,一杯接一杯地灌。韩江林说,小卉,看不出你这么能喝。杨卉说,你不知道吗?女人一个酒窝半斤酒,天生一斤酒量。

  两瓶茅台下肚,韩江林醉眼离,唱道,柳永真逗,几百年前都晓得问我,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杨卉说,你醉了。

  韩江林挥舞着手,我没有醉,我还要看晓风残月。

  杨卉面若桃花,微笑着说好好好。她到服务台结了帐,回来见韩江林伏的桌上睡着了。她莫名在摇了摇头,下一楼大厅开了房,叫服务小姐帮忙,搀扶韩江林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韩江林迷糊地问,这是升天吗?

  杨卉笑着回答,我送你到梦里,到天堂和兰晓诗约会。

  韩江林怒斥道,昏话,胡说。

  进了房,韩江林像融会贯通猪一样摊倒在宽大的双人上,身子软绵绵的动弹不得。杨卉像摆一件玩具刮掉他身上的衣服,在剥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他的*刮了下去,韩江林感觉不对劲,念念叨叨,干什么啊。杨卉忽略见到韩江林的*,提着子,眼睛看着他,怔怔地站在边看着他,目光中渐渐出顽皮的微笑,好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玩具。

  你怎么能这样?韩江林想从她手里抓过子,手软弱无力。杨卉边给他摆正了身子,让他躺舒服了,笑着说,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一具臭男尸。

  韩江林无奈地笑笑。酒醉心里明白,但手脚无力,舌头不听使唤,杨卉说什么他都无力还击。

  杨卉从卫生间拿来脸帕,给韩江林洗了脸,打水给韩江林洗了脚。回到卫生间涮涮放水洗澡,忙活了好一阵,韩江林眼皮撑不住,合上眼睡着了。

  当他感觉身边有动静,睁开眼时,杨卉穿着一件单薄的内衣在他身边躺下。韩江林惊问,你?杨卉笑笑,反手暗了壁灯,拍了拍韩江林的脸安慰韩江林,一点了,睡吧。

  借着壁灯微弱的光,他们默默对视,仿佛回到了久远的孩提时代,他们平静地躺在一张上,相互欣赏对方。端庄美丽的杨卉似乎没有什么变化。韩江林默然幽叹,轻轻地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睡梦中,韩江林被一团火包围,喉头焦渴难耐。韩江林惊醒过来,杨卉赤身*,丰*紧贴着他的膛,手脚像藤蔓一样绕着他的身体,韩江林边伸手推杨卉,边惊问,小卉,你要干什么?杨卉温润的嘴猛地贴上来,像封条一般狠狠地堵住韩江林的嘴。韩江林被这一堵,身子不断膨。杨卉温玉一般的小手轻轻地伸向他的下身,韩江林身子轰然燃烧,一团火焰冲上涌上头顶,他猛地惊叫起来。

  一阵慌乱,一阵迷茫,韩江林进入了杨卉的身体。杨卉着韩江林,鲜如桃的面容,曼妙的身子像旗帜一样招展。纤纤素手蚕丝一般绕着他的身体,他渐渐地感觉到融入了窄狭的茧壳之中,无法动弹。

  在杨卉的频频攻击下,韩江林感觉坚守阵地越来越困难。他吃力地叫道,小卉,我不行了,你好了吗?

  杨卉一怔,忽然像获得上天赐与的力量,身子像飓风击打之下的树技,猛烈地摇晃起来,一声哀叫,哥哥呀。坚的身子轰然坍塌,像滑腻的泥鳅一般躺在韩江林怀里,气咻咻。

  韩江林搂着杨卉大汗岑岑的身子,拂开她脸上的发。高xdx刚过的女人,犹如带雨的犁花,皎惊美。

  韩江林拭去她额头的汗珠,怜惜地问,小卉,为什么要这样?不苦了你吗?

  这句体贴的话拨动了杨卉的心弦,美丽的眼睛珠浸润着泪水,纤细的玉指抚摸着韩江林的口,仿佛在弹奏一曲和弦,说,不苦,哥哥,结婚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享受到今晚的温情。

  韩江林征询的目光注视着杨卉,她并没有回避,说,哥,他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感受,从来没有。

  这是你背叛的理由吗?

  杨卉摇了摇头,我在践行我先前的誓言,晓诗今天离开你,我决不会明天到你身边。

  韩江林说,小卉,你错了,晓诗并没有离开我,她只是出去进修学习。

  杨卉说,江林哥,你的话在欺骗我,你的眼睛从来就没有欺骗过我,你和晓诗生活在一起并不幸福,晓诗这次也许是永远地离开了,你的眼神才会如此伤感,如此惊惧,羞于见人。

  韩江林无法回答杨卉的话,喃喃地说,不管如何,我们都不应该这样,杨卉,我们以后怎么办?

  江林,我不需要你承担什么责任,我只要你拿出男子汉的勇气,自信地生活。杨卉感慨道,我终于随心所地做了一件事情。

  说了一会话,杨卉懒慵而幸福地闭上了眼睛。韩江林脑子里一团麻,兴奋得睡不着觉。他进卫生间放了水,把遭遇自己鄙弃的身体浸进了热水里。清水洗涤身上尘埃,心情益发沉重。羞愧像一张无形的网,得他不过气来,狠狠地拍着自己的脑袋。

  当他想到兰晓诗此时仍在飞机上,脑子中浮现出一个情景,兰晓诗歪着头舒舒地靠着向博士沉睡,韩江林莫名地叹了口气,使劲地甩了甩头,想把兰晓诗带给他的羞辱从禽海里扔出去。

  韩江林擦着头走出卫生间,杨卉赤身*仰睡上,间搭着白色的浴巾,漂亮的玉腿一只伸展着,一只微微撑起。从韩江林的角度望过去,神秘的*暴无遗。韩江林视偷窥为不道德,眼睛轻轻地滑过,移到白色的墙上。

  相亲的感受宛如一个清浅的梦,韩江林感觉仍然浮游梦中,温馨的甜美的感受如丝如缕。韩江林的目光回游到杨卉的*,身体腾地一声,再次被点燃,他走到边,用目光抚贴着杨卉丰盈如雪的*。他伸出手想去抓着什么,忽然惊惧地停地半空。最后,他一声气落,手无力地垂落在杨卉的前。顿时从女人温暖的脯上获得了无穷的能量,他的手顿时跳动如簧。

  女人舒畅地哼了一声,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式享受男人的爱抚,她脸上出浅浅的微笑,但没有睁开眼睛。

  男人的手在女人的上轻弹,宛若弹奏一曲悠长的过门,音乐的节奏渐渐强烈起来时。男人气急起来,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他贴近女人。女人睁开眼睛,用一个调皮的微笑安慰他,向他展开了温柔的怀抱。

  女人的怀异样的丰润柔软,女人的空间似乎宽大了一些,正适宜于男人纵横驰骋。女人飘着香的身体,让男人情充充分燃烧,他没有想到女人的身体竟然如此美妙,宛如飘着果香的灿烂桃源。

  他更没有享受到过如此丰润的温情,陶醉了,失了。

  在一番奔腾之后,女人的温情把男人推向风头尖,男人体验到了险峰之上的旎风光,精神为之松懈。他惊叫起来,小卉,我要了。

  女人紧紧要搂着他。两人像粘合在一起的两个泥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韩江林羞愧地问,不会怀孕吧。

  这话似乎让女人蒙受了羞辱,不地反问,这个时候才问我,不是晚了吗?

  韩江林惊惶地望着杨卉,那怎么办?

  杨卉见他受到了惊吓,知道男人是在乎自己的,爱抚地拍了拍男人的脸,放心吧,生完孩子我就戴了环。

  韩江林松了一口气。

  酒后,两番折腾,两人都累了,浅睡了一会,韩江林又被杨卉闹醒,睁开眼便碰上杨卉离的眼神,韩江林的情绪顿时被调动起来。杨卉像一个野蛮强悍的女友,用力压制不让韩江林,不让他动弹,情至深处,翻身跃到他身上。

  事后,韩江林感觉全身骨头酥麻,像一条被了骨头的蛇一样摊在上,恨不得睡个天昏地暗。杨卉洗过澡,边穿着衣服边向韩江林投递媚眼,嘴里还哼着快乐的小调。

  韩江林嗔怪道,我快死了,你还高兴。

  杨卉得意地笑着,死了?死了我得逃走,省得公安局的人来找我。说我强暴男人谋财害命。

  杨卉穿好衣服,顿时容光焕然,亭立之时,自有一种贵妇气质,与上那个娇美的女人天差万别。韩江林想起男人要求女人的三句经典,上像*,在家像主妇,出门像贵妇。原来他对此毫无体会。在杨卉身上,他感觉到了拥了三种能力的女人的好处。

  杨卉站在镜前化妆,淡淡地说,江林,有了你的肌肤相亲,此生足矣,今后我对什么都无所谓了,如果我有什么事,你当哥哥的就宽容我吧。化好淡妆,她走过来俯身亲了亲韩江林,说,我上课去了。临出门时,又回头,代一句,江林,你就当我们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忘记它吧。

  韩江林想说什么,杨卉已经关门走了。

  韩江林独自回味着这句话,想不透杨卉想表达什么意思。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县委组织部长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县委组织部长》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斯力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县委组织部长第43节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