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38节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县委组织部长  作者:斯力 书号:35041 更新时间:2015-7-9 
第38节
  38

  在兰晓诗住院期间,韩江林像一只蚂蟥,不得不两头奔忙。在镇里,他牵挂着病上的晓诗,在病房,又牵挂着镇里的工作。请了几个特护,兰晓诗都不满意,兰在家闲着没事,自告奋勇到病房充当特护。兰爱干净,手脚麻利,和晓诗又谈得来,为他省了一件心事。

  南江镇人民代表大会胜利闭幕,人事安排出乎韩江林的意料。在镇人大代表大会召开的头一天,县委常委会临时决定,原来准备留任人大主席的刘永键调县工商联任组书记,理由是照顾长期在基层工作的同志,拟作为镇长候选人的欧阳光和,转提名为人大主席团主席,传说龙林将出任的文昌镇镇长由潘建平的秘书杨维仁担任,龙林转提名为南江镇长候选人。龙林出任南江镇长,使韩江林的意图落空,增加他在南江工作的困难度。为了让韩江林理解组织安排的意图,屠书记亲自找他谈话,希望韩江林理解组织意图,和龙林诚合作,把南江的工作搞好,不要辜负组织的期望。

  韩江林保证唯书记马首是瞻,在南江人代会上,绝对实现组织意图。尽管人事安排不如意,从工作角度来说,实现组织意图,在政治上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镇人代会还选举产生了第十届白云县人大代表。

  第二天,韩江林和欧阳光和一起到县人大,向代工委汇报代表选举情况,汇报结束,韩江林牵挂兰晓诗的病情,拒绝了代工委刘主任请吃工作餐的要求,坐过路班车赶到省人民医院。

  兰正在给兰晓诗翻身,按摩,韩江林觉得为兰晓诗的病拖累兰姐,很不好意思,连说"兰姐辛苦"。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辛苦什么!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开我工资呀,权当我打工,做高级保姆。韩江林说,我哪里请得起姐这样的保姆?兰晓诗说,姐也只能给我做保姆,要是给人家做保姆,只怕最后都做成上保姆了。兰打了一下兰晓诗,嗔怪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没一句好话!

  两姊妹在戏闹,韩江林走出房间,他想找主治医生问问,兰晓诗恢复得怎么样,有没有更可靠的治疗方案,保证兰晓诗的身体不会产生后遗症。主治医生给病人做手术去了。他转回病房,边走边掏出手机,想给欧阳光和主席打电话,要他回去后,逐一做好县人大代表的思想工作,要绝对保证落实组织意图。韩江林这么自信,在于他得到了内部可靠信息,在不久前举行的县级换届考察民主测评中,他的人气指数名列第二,铁定了进入考察名单。他正要拨号,手机铃响,显示出一个陌生的号码,韩江林稍事犹豫接听了电话。

  龙志军劈头一句,小韩,你在哪里?

  龙志军这话问得鲁,韩江林一怔,说,我在省人民医院,这是谁的电话?龙志军回答说,我用老父亲身份证办的手机卡。

  韩江林不想让谈话的气氛过于严肃,笑道,常换号码的人一般在男女关系上存在问题。龙志军嘿嘿一笑,问,说话方便不方便?

  龙志军不用常用的手机打电话,说话神神秘秘,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他敛起笑容,问,志军哥有什么事吗?龙志军嘴里像含着什么东西,口吃了,县…县委常委会刚刚通过了老城改造方案,准备把老街整体拆迁改造。

  这是志军哥的大手笔啊。

  龙志军沉默了一下,问,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吗?

  什么事?

  上次在白云宾馆说的事。龙志军等了一会,见他一时想不起来,说,县城改造项目的事情。

  不知道县城项目改造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县级换届考察下个星期就要开始了,李县长为了得到政绩,急着要安排这件事情,于公,能够使白云县城的面貌有一个大的改善,于私,他不想放弃参与这样一个大项目的机会。

  于私,李县长能够得什么利呢?韩江林这样一问,忽然想起龙志军先前说过的话,一切都明白了,嘿嘿一笑表示歉意。

  对这个项目,老板有些担心,为了免除老板的后顾之忧,县委常委会决定由白云建筑公司和老板共同实施老城改造项目,这是我们与老板商定的一个策略,白云建筑公司并不真正参与,只是借一个壳,有关方面要借白云建筑公司这个壳集资,名正言顺地与老板合作,力争老城改造获得双赢的结果。

  白云建筑公司公开法人是欧东明,幕后老板实际上是龙志军。白云公司与老板合作,实际上就是龙志军与老板合作。当然,龙志军本人并没有胆量与老板独享老城改造的成果,他已经说明只是出一个壳,把相关的领导裹在里面,成为共同的利益主体。韩江林觉得龙志军向他透这么重要的信息,就是向他递送橄榄枝的意思,只是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接这橄榄枝,静等龙志军说话。

  如果有兴趣,你和欧东明商量一下,问问他同不同意你集资,这是一个包赚不赔的买卖,晓诗在医院需要钱,我劝你还是争取这次机会。

  一股多少钱?

  二十万,老板已经往我们局里打进了五百万的风险押金,如果不赚钱,我们用这笔钱退本。

  二十万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他觉得事情重大,一时闷,难以做出决定,说和晓诗商量后再做决定。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劝你好好考虑,老板晚上坐飞机到南原,我下午来接机,见面再谈。

  龙志军的电话让韩江林想入非非,一旦涉足其中,不管是从投资的角度,还是从政经商的角度,他觉得都是在钢丝上跳舞。一个小小的镇委书记,竟然有人送上两次保赚不赔的投资机会,如果攀上更高的职位,岂不是只要多发出空头投资,借一个名分就坐收渔利,进斗金了吗?他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权力的魅力,只要稍加利用,就能够像滚雪球一般,带来滚滚财源。

  韩江林回到病房,兰给晓诗抹好身子,到卫生间洗漱去了。兰晓诗舒服地侧靠在头,他在边坐下,轻轻握了握晓诗的手,亲密地说,晓诗,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晓诗看着他严肃的表情,说,好事还是坏事?好事你就说出来分享,如果是坏事,你最好不要说。

  事情就是事情,为什么要给事情定一个好坏的定义?

  晓诗情绪很好,呵呵一笑,说,既然只是事情,相信不会影响我的情绪,说吧。

  韩江林把事情说过,本希望获得兰晓诗的支持,没想到她不加思考就予以否定。韩江林惊疑地问,煤矿入股你那么积极,这件事你为什么又不积极?

  晓诗说,煤矿入股与城建入股是两码子事,煤炭开采是与自然的关系,基本上没有牵涉到什么矛盾,具有相对的稳定,城建改造以牺牲老街原居住居民的利益为代价,换取投资人的利益,矛盾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从投资的标的来看,煤矿投资入股,体现了一定的实物形式,即拥有了一定的煤炭资源,投资城建改造没有任何标的,它需要经过一定的价值转换,利润才得以实现,如果价值转换不能够顺利实现,投资就等于打了水漂。

  韩江林佩服晓诗辟的分析,龙志军许诺的巨大利润空间对他具有极大的惑,他需要说服晓诗,说,投资旧城改造,获得了老城的土地,这就是投资城建的标的。

  晓诗坚决地摇着头说,不不不,即使项目顺利进行,投资人获得的仅仅是土地使用权,而不是土地这个实物标的,投资人还必须对土地使用权进行拍卖、建设商品房等,才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价值转换。

  他觉得车祸改变了兰晓诗,谨小慎微,不再是那个敢作敢为的兰晓诗。他温和地劝说,现在把土地使用权转换成实际价值,不是很容易的么?可以直接拍卖,可以修成商品房转卖,你不会像农民一样,捂着钱袋子,让它发霉,也不愿意把钱存在银行生利吧?

  晓诗脸一沉,明显不高兴起来,质问道,你以为我有多得可以埋在地下发霉的金钱?我躺在上,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如果我好起来,我会考虑出国,那时需要一大笔钱。

  兰端着盆走进病房,听到了晓诗生气的话,笑问,你俩吵什么啊?没见面时电话里你想我,我想你,一见面却又吵。

  晓诗把头埋了起来,不理韩江林。兰拨开晓诗捂住脸的手,你也是,还像个孩子,小韩忙,难得来看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生气?

  晓诗眼望着天花板,冷冷地说,我没有生气啊,只是不想看到他。兰微笑着瞥了韩江林一眼,柔和地责备道,小韩也是,你不想想,晓诗整天躺在,想你来盼你来,来了就和她吵嘴,她能不难过吗?

  面对她温柔的责备目光,韩江林不敢正视,目光一溜,意外地看到了兰薄纱微敞的口,他心头一热,心想已经好久没有亲近女人了,兰浓浓的体香勾起了他的念。他看了晓诗一眼,仿佛这种念是对子的亵渎,只得若无其事地走到窗子边,闻着窗外吹来的清风,他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

  晓诗把和江林争嘴的事说了一遍,兰兴奋起来,送上门的发财机会,你怎么不要?

  我这不是需要钱吗?晓诗羞涩地白了韩江林一眼,抱怨了一句,他那点工资还不够自己用。

  晓诗的话并没有拒绝发财机会的意思,他这才明白,晓诗之所以不同意,只不过是久不见他,借机发一通怨情罢了。

  兰问,那你同意入股喽?

  晓诗摇着头说,利大风险也大,城建改造过程中,有可能造成政府与居民严重的矛盾对立,小韩大小是个官,为稳妥起见,我们最好还是不参与这件事情。

  她看着兰,眼睛忽然一亮,嗨,姐,你去入股,你无牵无挂的,不得钱能够退本,赢利就笑纳,多好呀!

  兰不好意思接受这样的机会,说,志军看在小韩的面子上,给这样一个机会,我是一个老百姓,谁会让利给我呀?

  小韩跟志军哥说说就是,以你的名义入小韩那一份。

  兰有些疑惑,志军同意,老板会答应吗?

  晓诗眼望着江林,江林郑重地点点头,等会儿我跟志军哥说说。

  兰说,权当我们合伙入股,获利二一添作五。

  晓诗说,姐发财不就是我们发财?分什么你们我们?

  兰轻轻打了兰晓诗一拳,白了韩江林一眼,你的就是你的,可不是姐的。晓诗明白了她的意思,说,姐的东西我想要就要,我的东西只要姐喜欢,只管拿去呀。

  兰笑着说,看我撕你这小破锣嘴!

  生气,晓诗举手投降。病房里弥漫着亲和的气氛。

  下午,志军来南原机场接人,提着一袋水果、抱着一个花篮到省人民医院探望晓诗。鲜花摆到头柜上,晓诗贪婪地呼吸着芬芳,陶醉般地赞叹,还是志军哥理解我的心,知道我最想要什么。

  龙志军取笑晓诗,都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调皮。

  在志军哥面前,我愿意永远做一个调皮的小妹妹。兰晓诗对兰说,志军哥是特别温柔体贴的大哥哥,我想要什么,志军哥就给我什么,就差天上的月亮没有摘下来给我。

  韩江林故意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吃醋啊?

  晓诗调皮地翻了一个白眼,说,和志军哥比起来,小韩最大的优点就是大男子主义,不会心疼女孩子。

  兰勇敢地为脸委屈的韩江林辩护,小韩已经做得够好了,你这人小心眼,又太挑剔。

  晓诗不接兰的话,示意她去关上病房的门,说,屋里都是自家人,志军哥,小韩已经跟我说了那件事,我的意思是,目前我们需要钱,挣钱要有一个名目,最好想一个妥善的办法来处理入股的事情,既要让老板不会拒绝,又要使我们得利,我的想法是,以兰姐的名义入股,你看行不行?

  龙志军没有想过这种办法,他看了一眼兰,犹豫再三,说,多一个股份等于要老板让一份利,为给你们争取这个机会,我和李县,和老板进行了无数次谈判,老板愿意让步的目的,就是希望和白云的官员捆绑在一起,利润共享,风险共担,主要还是风险共担,换上兰的名字,不知道老板愿不愿意。

  不就是换个名吗?实质上还是我们来承担风险。

  老板就是要小韩这个委书记的名,没有这个名,也就没有一个承担风险的实。

  三个人点点头。

  晓诗央求道,志军哥,你跟老板说说嘛。

  志军笑着说,就你从小乖巧又狡猾,想得利又不担风险,你难道不明白,老板不是比你更狡猾?

  经不住晓诗再三央求,龙志军不得不答应,说,这样吧,你们准备钱,等晚上我和老板通过气,明天就去白云建筑公司签合同。

  韩江林由衷佩服晓诗的聪明,一上来就给了龙志军马骑,让他不答应下不来台。

  龙志军看时间快到了,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晓诗。晓诗摇头拒绝,说,前次已经给我了,你不要再客气了。龙志军豪地命令,给你就收下,啰嗦什么?晓诗接过信封,乖巧地低眉顺眼说谢谢。龙志军出门,韩江林说,我送送志军哥。

  两人并排走过长长的走廊,在门口的台阶上,龙志军言又止,大手按在韩江林肩头,用力了几,仿佛有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

  龙志军上了车,韩江林隔着玻璃摇着手,说,慢走。龙志军发动了车子,晃了一下手,走了。

  望着远去的车影,韩江林不得不佩服龙志军的机,在换届考察的时候,以大手笔着手城市建设,无疑极具胆略和勇气,合了屠书记和李县长需要政绩的心理,增加了在市委考察组心目中的分量。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县委组织部长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县委组织部长》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斯力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县委组织部长第38节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