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21节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县委组织部长  作者:斯力 书号:35041 更新时间:2015-7-9 
第21节
  21

  清脆的啾啾鸟语把韩江林从睡梦中唤醒,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墙,大有"今宵酒醒何处"的错觉。当现实慢慢从记忆中显现出来,他方才想起眼前的处境。

  窗外是一片绿树,几只小鸟在树上快飞跃。城市角落一片狭窄的树丛里,鸟儿居然找到了赖以生存的生命家园。在南江周边,树木被不断砍伐,水泥以惊人的速度噬着鸟儿们的天空。原来成群结队栖居在屋檐下,与人和平相处的小麻雀,一度被列为四害之一遭到残酷对待,几近被赶尽杀绝。幸运生存下来的小麻雀,因为农田已洒农药,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生命家园。

  一个意识到森林重要的镇长,居然因为滥砍滥伐的原因受困于医院,韩江林觉得这似乎是老天有意开的一个玩笑。

  二十四,量体温,吃药。护士推着送药车走进病房,用职业化的温暖与韩江林打招呼。病房中的韩江林不管有没有病,在身份上已经成了24的病人,而不再是南江镇的镇长。

  韩江林叽咕了一句,我没有病,不用吃药。

  漂亮护士白了他一眼,虽然什么也没有说,那眼神似乎在说,没病住什么院啊,神经病!韩江林慑于她的眼神,只能乖乖地任由她摆布。她熟练地把药发给韩江林,十分专业地把体温表送到他腋下。

  韩江林看了一眼药价表,不菲的药价让他倒了一口凉气,心想,这向博士是还在记恨自己,有意开高价药报复呢,还是这出假戏当成真戏唱了呢?

  护士量完体温后离开了,韩江林按捺不住给晓诗打电话,抱怨向博士假病当真病治,有意开了价格不菲的药坑人。

  晓诗一听就笑了,假戏当然得真唱,不然假戏怎么能够瞒天过海?

  这是一台花钱的假戏!

  这叫蚀财免灾。

  配送的药好像有意害人,特别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

  我没有病啊,再说我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药的。

  兰晓诗开了一句玩笑,小孩子吃药还拌些糖,你不会上街买些糖来拌着吃?

  韩江林生气起来,是药三分毒,没病还吃毒药,我得神经病了。

  兰晓诗故作神秘地说,我教你一个吃药的法子。

  韩江林来了兴趣,什么法子?

  把药喂进下水道。

  韩江林笑了,那么贵的药,多可惜。

  不是公费医疗吗?这几天你暂时关机,不要和镇里的人联系,再等两天,我通过刘主席把你生病住院的消息发布出去,这戏就唱得真了。

  韩江林拿起药翻来覆去地看,一时不能决定是否把药丢进下水道,他想把药捐给病房的病友,又怕事情馅。向博士明明清楚他是借住院避祸,还开这么贵重的药,不是有意搞笑吗?与医生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相去何等遥远。自己何尝又不是呢?为了逃避责任,没病跑到医院里躺着睡着,与向博士又有什么区别呢?他想,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职业不再是崇高的事业,越来越沦为谋利的工具。既然谋利成为职业核心,道德和法理的合理诉求退居其次,技术与技巧就成为了其中极为重要的手段。

  忙惯了的人一旦闲下来,身体就出现了某种不适,韩江林在病房里待不住,趁午休时悄悄溜出医院,一个人跑到弘福寺透透气。

  弘福寺在南原城边的山上,顺着石级慢慢爬上山,苍翠的树林里鸟鸣猴啼,与天华山的自然丛林相比,缺少幽静和肃穆,森林受到城市的繁华影响,呈现城市特有的热闹景象。

  古松翠柏掩映着寺庙的红墙绿瓦,空气中飘溢着浓重的香火气息,给人某种缥缈而神秘的遐想,令人肃然起敬。韩江林一向不信鬼神,平常并不烧香拜佛。在第一道殿门,韩江林一边看香客敬香,一边做贼似的略观赏殿堂上的佛像。在第二道殿门,韩江林似乎被香客们的虔诚态度感染,想起突然面临的变故,他犹豫了一会,鼓起勇气花二元钱购买了一炷香,向佛像敬了香,匆匆一拜便逃离了殿堂。在第三道殿门,看到有人签,他怀着试一试的心情,看看自己近来的运气如何,花十元钱了一签。签的时候,他按照僧人的示意,求证自己近来的官运,到了一支上上签,韩江林心里一喜,他大致看了一下上面的诗句,也不敢拿给和尚解释,匆忙地放进了签筒。

  来到观世音菩萨殿前,有了前面的经验,韩江林从容地投十元钱求签,这次他求的是婚姻,到一支中上签,诗句里含有婚姻波折的意思。他想到兰晓诗的病,又花十元一支求子签,又是一支中上签,韩江林读了一遍签上的句子,疑惑地看了一下签筒,怀疑签筒里都是中上签。和尚从韩江林手里过竹签看了一下,对韩江林说,这位施主,你原本无之木,要想子孙兴旺,自然要费些周折,不过,落芽发,自然子孙旺盛。

  和尚的话把韩江林糊涂了,难道兰晓诗的病有希望治好么?他原本不支持兰晓诗出国留学的,这会儿出现了动摇,心说,也许真的应该让兰晓诗出国一趟。

  弘福寺烧香拜佛后,回到医院,韩江林狂躁的心情宁静了许多。人们沉湎佛法,大多是陷入烦心之事无法自拔的结果吧。在语言尚未充分发展,社会交流缺失的时代,人们以某种宗教的方式与心中的神灵交流,内心压力自然而然得到释放。

  韩江林一想到在寺庙里到的签,他又感到失,不知道竹签究竟暗示着怎样的人生命运。

  镇里得到了韩江林住院的消息,派王昌能和司机小刘为代表到南原探望韩江林。王昌能买了一个花篮,提着的几袋水果,摆在医院的头柜上。王昌能摆着花篮,说镇里其他领导都忙,由他俩作为代表来探望。韩江林心中感慨,不是领导忙,自己级别不够啊,如果县委书记生病,镇领导会认为是接近书记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千方百计会来探望的。

  镇里给了韩江林一千元的补助费。韩江林没病住院,本来心头有鬼,看到王昌能递过钱来,有心拒绝,又想到假戏必须真做到底,忐忑不安地接过了钱。一个声音在耳边说,韩江林,你还知道惭愧,说明你良心尚未泯灭。这个社会一切按级别而定,哪怕生病住院,直至进入火葬场乃至最后入坟场,不同级别享受不同待遇。年轻志大、人生尚未遭受挫折的时期,可以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豪情,级别待遇自然不在话下,一旦年入古稀又疾病身,不同的级别就会有不同的人生待遇,或享受周到的医疗服务,或在贫病加中死去。争取什么样的人生结果,对韩江林来说不言而喻。

  韩江林请他们在省人民医院前面的小酒馆吃饭。王昌能要陪韩江林喝一杯,韩江林说医生不让喝。王昌能说,不就是神经末梢炎嘛,酒是消炎的,几杯酒下肚,什么炎症都消了。韩江林无法拒绝,只得陪王昌能喝了两杯。王昌能向韩江林汇报了县里最近的动向,说整个白云人心惶惶,成了一锅粥,估计这次有些县级干部保不住位子了。韩江林已经通过岳父得到核心消息,微笑着问,不就是砍几棵树?事情的结果真会那么严重?王昌能酒上了脸,说话放肆起来,几棵树?人们嘲笑南原的城市雕塑是三个牛角顶个球,一只芦笙吹破天,我看这几棵树捅漏了天,中央领导都批示严查,天这回是塌下来了。小刘在旁边扯了扯王昌能的衣角,暗示王昌能说话注意。王昌能明白了小刘的意思,说,没事,韩镇长不是在住院吗?何况事情好像与镇里没有多大牵扯,有人说是县里的策略,如果镇里负有管理责任,那县里自然负担主要的领导责任,为了尽量保护干部,大家猜测县里这次决定牺牲部门利益,让县国有林管理公司承担主要责任,管森林的是林业局啊,县里连林业局都尽量不牵扯进来,还不是为了逃避领导责任?

  小刘见韩江林眉头紧皱,怕王昌能的话引起韩江林的不快,说,有句话叫什么,将在外将什么的,出了门不管家里事,你让韩镇长安心治病吧。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王昌能笑笑,我不是打小报告,向领导通报信息,让领导掌握全面情况,作出正确决策,这是秘书的职责之一吧?

  韩江林怕他多心,微微一笑。王昌能的话让他非常高兴,大家都认为他真的生病住院,说明岳父的这一策略是何等高明。这好比下棋,你的意图和目的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但都会认可走出的棋着。把事实与意图放在一起,人们只认可事实,不会把意图当成事实来看待。

  县里决定让国有林管理公司承担责任的做法,让企业承担责任,目的就是摆行政责任,没有行政责任,自然也就没有领导责任。让任何一级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责任,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不管哪一级行政领导承担主要责任,县里的主要领导都不了干系。

  高啊,真是高啊,韩江林不由得暗自感慨。领导能力与艺术在日常工作中很难看出高下,面对困难问题,能力高下、境界高低就一目了然了。

  兰晓诗回到南原已是下午,韩江林在机场接到兰晓诗,迫不及待地把签的情况告诉了兰晓诗。兰晓诗不像他那么兴奋,冷冷地说,没想到我老公也迷信起来。韩江林说,这不是迷信,或许里面包含着人类目前无法破解的信息。兰晓诗说,江林,我已经告诉过你,不要想孩子的事,你再给我说这事,我会有心理压力,这次我到上海,专门花一两天时间跑医院,有名的几家医院我都去看了,从国内目前的技术水平来看,还无法解决我们的问题。韩江林说,你还要向博士看什么呢?兰晓诗觉得他的话里包含着某种不善,隐忍住火气,说,这事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韩江林吃了一个软钉子,自然没趣,一路无语。

  晓诗策划已经搬出了原来的房子,不再单纯搞策划,主要方向变成经营广告业务,名字也改成了思远现代传媒公司,思取诗的谐音,远取媛的谐音。传媒公司经营的业务已经数十倍于晓诗策划室,聘用人员达十人。晓诗策划室成了晓诗的住所,邓媛媛仍与晓诗同住。

  房宽家具少,安静而空阔。大门一关,两人就有了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小别胜新婚,两人来了一个长长的热吻。韩江林来了情,手便在子身上动作起来,兰晓诗分开韩江林的手,说,急什么?晚上吧。韩江林兴趣索然,有意抱怨道,没病住院真是坐牢啊。

  兰晓诗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不是赶回来陪你了吗?你在省人民医院住院还好,天然林事件领导小组研究确定,有人要付出坐牢的代价。

  韩江林惊问,不是说只处理事件当事人吗?

  那是县委的意思,现在是省里出面调查处理,省里能按县里的意思办吗?县委和政府的主管领导能不能自保还难说。

  侦查小组上山勘查所有的现场,得要多长时间才办完案啊。韩江林的意思是,自己还不知要在医院呆多久。

  这是县里和市里共同制定的应对省里的策略,把天然林事件热点拖冷,冷点拖冰,等上级转移了视线,在干部的处理上就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尽量化了。

  看似必须走的一着棋,居然隐藏着这么深的奥妙。深处其中,居然看不透棋局,韩江林心中惭愧,认为自己在政治上还非常幼稚,决心加强历练,以提高政治修养。

  晓诗洗毕风尘,换了一套宽松的休闲服,问,晚上你想吃些什么?我给你做。韩江林看着晓诗柔媚的样子,心思一动,站起来拥住子,我想吃你。晓诗和他拥抱了一下,安慰他说,晚上有的是时间,这么猴急干吗,是不是在医院里闲出病来了?

  暖思,这些天我脑子里全是你,梦里都不知道抱了你多少回了。

  晓诗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娇容面,饿了?那就来吧。

  她眉目含情,牵着韩江林款款走进卧室。不知道是两人心情太急迫过于紧张,还是以前失败的阴影影响了眼前的气氛,晓诗的身子清冷而僵硬,韩江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等到战战兢兢地唤起晓诗的情,他自己又了气。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县委组织部长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县委组织部长》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斯力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县委组织部长第21节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