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组织部长 第08节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县委组织部长  作者:斯力 书号:35041 更新时间:2015-7-9 
第08节
  8

  韩江林走进一片黑暗的树林,周围传来野狼森低沉的嗥叫。韩江林紧紧攥着手里的木,紧张地注视着绿幽幽的眼睛。一只目凶光的野狼轻蔑地龇了龇牙,锋利的牙齿寒光闪闪,散发出令人胆战的血腥气息。从背后靠近他的公狼一边轻声低,跃跃试地准备偷袭。

  韩江林丢了木,迅速地靠近一颗壮的大树,抓住树枝朝树上攀爬。狼群混乱地嗥叫着涌上来,一只公狼咬住了他悬在半空的腿,钻心的疼痛使他手一松,身子像树叶一般飘落进张着血盆大口的狼群。

  爸爸,救救我!他绝望地尖叫。

  猛然惊醒,原是南柯一梦。他睁开眼睛,息未定,狼牙的血腥气息犹然弥漫在清冷的空气中。

  在苍白如纸的脑海里,一行字清晰可见,爸爸死了。

  黑暗里潜伏着令人不安的东西,他听到一个金属般的声音再次陈述业已存在的事实,你爸爸死了。声音好像某部恐惧电影一个定格画面的画外音。

  是的是的,我爸爸死了,没有谁会来拯救我。韩江林愤怒地大喊大叫。

  房间突然打开,温暖的房间灌进冷风,灯亮了。

  又一个电影画面定格在韩江林苍白的脑海里,仿佛在很多年前的满月之夜,他凝视着老同学吴传亚惺忪的睡眼。

  韩江林翻着白眼,身子在痛苦地搐。吴传亚被他的神态吓住了,担心韩江林死掉,一边惊慌地摇晃着他,一边大叫,江林,你怎么啦?

  韩江林野游的魂魄悠悠回归身上,不解地望着吴传亚变得亲切的面孔,突然产生厌恶的心情。他崇尚真诚的生活,不喜欢看到变脸似的千变万化的面孔,哪怕眼前就是千面佳人,也照样感到厌恶。变的面孔利熏心,即使绽放出天使般人的笑容,也是对利益微笑,没有任何人间温情。

  吴传亚在边坐下,真诚地说,江林,你好好想一想,开发公司的管理有没有什么漏,收入与支出是不是相符,有没有人背着你花了开发公司的钱,花出去的钱都记在账上了吗?

  韩江林用嘲讽的语气回敬道,吴主任,你对夜以继这个词的理解太深刻了吧,怎么大冬天夜晚还要突审犯人?

  韩江林油盐不进,吴传亚宽容地笑笑,说,盖好被子,小心感冒。

  清寒的黑暗如水一般淹过来,他重新坠入令人窒息的深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没有人会来救自己。当年在铁厂上小学,他被同学叫野杂种,常被大个子同学拦在深巷里,直到天黑也不让回家。父亲沿着从学校回来的路,一个巷子一个巷子地寻找,最后把他解救出来。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他多么希望有叔伯兄妹,哥哥姐姐一大家子,这样就不会受人欺负了。他开始关心自己的身世之谜,问父亲,我的母亲在哪里?我有没有别的亲属?面对他的提问,父亲泪水长,没有任何答案。

  现在被纪委"双规",他把能够解救他的人想了个遍,他失望了。杨卉从小把他当成哥哥,当成亲人,但她父亲只是一个小铁铺的老板,在白云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家族中更没有人有权有势,要救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对兰晓诗的绵情意伤了杨卉的心,可能她受了伤害才不声不响地离开南江,跑到外面散心去了,根本不知道他落难。他伤了杨卉的心,怎么还能企望她来为负心人洗刷罪名呢?

  兰晓诗呢?依靠深厚的家族背景,她有能力帮他,但目前兰晓诗站在什么位置上,扮演什么角色,仍然是一个谜。至于镇里的其他人,他和他们只是同事关系。如果他一路升迁,振臂高呼时,他们也许会成为坚定的支持者。他现在栽了跟头,不对他落井下石,已经说明正直而富有责任心了。在官场上,人们不会给予失败者任何同情心,更何况支持呢?一个官员同情并帮助失败者,说明缺乏原则,丧失了起码的政治立场,必然受到批评。

  县级纪委流行着一句口头禅,放过穿皮鞋的,专治穿草鞋的。假如他像兰晓诗一样有深厚的家族背景,纪委的人会不会找他的麻烦呢?他忽然明白一座坚实的靠山对于寄身官场的重要。他现在不仅没有靠山,甚至连自己的关系网也还没有建立,没有关系网等于没有掌握在官场中前进的资源,他又怎么掌握未来和命运?他的一位老师说过,在三十岁之前没有建立一个事业发展的关系网,意味着一生将一事无成。如果早一点找到可靠的靠山,专营于建立官场关系网,而不是专注于做事,他就不会在账目上栽跟斗。进一步说,假如纪委有他的关系,出现不好的苗头,事前必然得到风声,自然就有应急之策,不会像现在一样束手待毙。

  他对人怀有善良的意愿,对世事抱着天真的幻想,希望勤奋工作得到群众肯定,获得领导的认可,没有想到平地跌伤脚,喝水噎喉咙,竟然栽在认真做事上。一个人擅长什么,必然深受其害,这似乎带有宿命的观点。一个人做具体的事情越多,出错的概率越高。官油子看透了世事,遇到困难绕道走,遇到麻烦甩手走,自然不会陷入泥潭。

  根据吴传亚的暗示,事情必然出在账目上。他对手下人所做的事往往深信不疑,有时琐碎的发票太多,嫌签字太麻烦,笼统签一个字,叫邰德胜逐一审核发票,是不是邰德胜在其中做了手脚呢?韩江林随即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邰德胜是一个业务干部,嘴巴臭一点,但为人正直,经他签字报销的发票要经过会计和出纳审核,他不可能做到夹带几千上万的发票报销。

  除了邰德胜,还有谁可能在账目上做手脚呢?

  无端地怀疑两年来与他同甘苦的同事,他陷入良心的自责之中。历史上为了共同的目标和事业出生入死,结成深厚的战斗情谊,一旦事业成功,思想就出现裂痕,战友之间相互猜疑、残杀的例子比比皆是。他希望现在的经历是一场误会,不希望和同事上演那屡见不鲜的历史悲剧。

  他在招待所里度过了平静的三天。在表面的平静之中,他感觉潜暗涌,山雨来风楼。

  果然,星期一早晨,韩江林吃过早餐回到房间,廖主任带着一个纪委的干部进入他的房间,一个审问一个记录,开始对韩江林的正式调查讯问。

  别、年龄、学历、职务,相应的程序一项不缺。

  韩江林没见过严峻的阵势,心在颤抖,担心祸从口出,被抓住把柄,抱定了一条原则,死活就一句话,他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老百姓和自己良心,没拿过开发公司一分钱。

  廖主任不断地发动讯问攻势,迫他反省,代问题。他坚持说,我做人清白,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向组织代。廖主任顿时火了,拍桌怒斥,韩江林,如果组织不掌握确凿的证据,也不会对你进行"双规",组织对一切干部都是爱护为主,处理是为了保护干部,作为一名年轻干部,你的学历、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你只有主动向组织坦白代,争取宽大处理,挽救自己的前途,不然,组织把问题调查出来,严肃处理,你的政治生命、人生全毁了。

  韩江林以沉默应对廖主任,拒不回答其他任何问题。廖主任痛斥韩江林顽固不化。双方互不相让地对峙着。

  上午的审查在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下午,韩江林仍然如此,廖主任换了策略,耐心细致地开导韩江林,说,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年轻人哪能不犯错呢?关键看一个人对待错误的态度,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

  打蛇打七寸,廖主任在采取引蛇出的办法。韩江林心想,威哄骗,手段不过如此。心里有一点藐视的意思,说,谢谢廖主任开导,起码我还能辨别错误与违法的区别,在工作中我可能犯错,但没有任何违纪违法。

  廖主任眼睛一亮,问,说说在工作中犯了什么错。

  韩江林脸诚恳的神情,我对工作不认真的同事态度暴,还没有学会和风细雨般地做思想工作,我分管的扶贫工作还不能够给老百姓带来收入。

  廖主任的脸色渐渐变得灰暗,再次拍案而起,怒吼道,想和组织作对吗?我们在尽最大努力挽救一个同志的政治生命,你竟不知珍惜!

  愤怒往往证明人的无知和怯懦,廖主任的愤怒表明他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纪委并没有真正掌握致命的东西。韩江林豁然开朗,精神顿时轻松起来。

  第二天,双方对峙的情形没有任何改善。纪委与公安不同,纪委的审查对象是干部,一般都采用文明的方式。公安干警在执法中仍然存在刑讯供的现象。如果此事是公安执法,韩江林绝对不会这么从容镇定。识时务者为俊杰,韩江林不会枉受皮之苦。

  廖主任消失了一天,韩江林获得了暂时的宁静。星期四,廖主任和审理室的干部重新出现。廖主任手里拿着开发公司月报和年报表的复印件。韩江林看到账目,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他相信账目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当然,唯一的隐忧可能出现在放权给邰德胜身上。

  廖主任问,两年来,县扶贫办给南江镇的扶贫项目贷款总额是多少?

  去年贷款总额为四十五万,今年是六十万,总共一百零五万。

  廖主任翻了翻另一本账目,看着韩江林严厉地说,韩江林,你在这一件事情上就说了假话,我们从扶贫办和县农业银行了解到,两年来,南江扶贫开发公司共得到扶贫贷款一百四十万,中间相差三十五万,这三十五万已经从农行出来,在开发公司的账目上没有任何显示,这作何解释?

  这可是韩江林没有掌握的情况,他接管南江镇扶贫开发公司以后,从农行得到的贷款数额他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多出三十五万呢?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神秘地截留了三十五万?这个问题把韩江林糊涂了。

  廖主任走后,韩江林心里像炸开的油锅。三十五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是什么人做手脚贪污了,栽赃自己,这一辈子真的玩完了。

  韩江林为了尽早洗刷罪名,凭着惊人的记忆一笔一笔地列出茶场和果园场的开支。三十五万巨款像一个沉重的包袱,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开始理解了廖主任的话,即使没有贪污一分钱,配合组织调查事实的真相,这是员干部的职责,也是保护干部的一种手段。换一个角度思考这话,真是太正确了!

  廖主任两天没有出现,韩江林倒急了,希望廖主任是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查账去了。

  星期六早晨,廖主任回来了,重新摆开了讯问审查的阵势。这一次,他不再提三十五万元的事,而是询问一笔两万元的茶叶款。后来韩江林才知道,三十五万国家贴息扶贫贷款,被镇干部以借款的名义支走,用于购买房子等。经过县里组织清查,挪用国家贴息扶贫贷款是乡镇普遍存在的现象。法不责众,县纪委像捧着一只滚烫的山芋,不知道怎么处理,最后向县委和政府打了一个报告,建议县政府下一个文件,催还干部所欠的扶贫贷款,明确规定了国家扶贫贷款的扶助对象,事情不了了之。

  廖主任说,公司有一批茶叶的发货,账上没有记录这笔收入,月亮湾村民参与月亮茶场的开发,开发公司账目上支出了两万元的劳务费,根据我们两次对参加劳动的村民逐一调查,没有一个村民从开发公司领到钱,两万元的茶叶款是你亲自从南江煤矿的财务上领走的,黑纸白字为据,你能说没有贪污吗?

  韩江林想起来了,两笔钱都是韩江林吩咐邰德胜以他的名义提出来,帮助月亮湾村预订了水泥。当时得到内部消息,建筑材料要大幅度提价,特事特办,叫邰德胜提了这两笔钱,打入水泥厂账户,预订了两百吨水泥。

  茶叶款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入账呢?

  韩江林说,水利局匹配给月亮湾的供水管材还没到位,人饮工程要到明年三四月才能开工,水泥还没有从水泥厂提出来,所以还没有开出发票到公司财务报账。

  廖主任向记录的同志耳语了一阵,作记录的同志出去了。

  一个小时后,记录的同志探进头来,把廖主任叫了出去。一会儿,廖主任两人返回时,脸上出现了轻松而明朗的笑容。廖主任说,韩镇长,感谢你这几天来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现在案情已经基本查明,我们需要把情况向纪委常委会汇报,估计要到星期一才能结束对你的"双规",假如经组织研究通过我们的调查报告,组织会在适当的场合恢复你的名誉。

  廖主任闪烁其词,最后一句话仍然让韩江林看到了希望。一个多星期以来所受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泪水哗啦啦淌下来,上前握着廖主任的手,不停地说谢谢。廖主任说再委屈韩江林一天,说完告辞走了。廖主任朴实的背影倒令韩江林生出几分感动,心想,如果不是纪委同志的调查,自己还真有可能被冤枉了。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县委组织部长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县委组织部长》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斯力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县委组织部长第08节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