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 第十二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保护伞  作者:刘德明 书号:35021 更新时间:2015-7-8 
第十二章
  12

  伍建良他们在河调查傅小成的案子,找黎丽,看现场,调卷宗,寻找朱文标,让袁明海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时时在心头。既担心傅小成的案子出来,又担心他们连带查出其他的事情。每天起后,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不过感觉归感觉,袁明海心里还是很有底气的,觉得事情做得天衣无,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上午,袁明海带着情人林心怡到乡下钓鱼,在车上袁明海一边开车,一边与林心怡调笑,林心怡坐在副驾驶位置,不停地把身子往袁明海身边蹭。还把嘴凑上去亲袁明海的脸。

  “宝贝,你就安分点,我在开车呢,等会儿到了我们先亲个够,再开始钓鱼,好不好?”

  “不嘛,我就要现在亲你,这样才刺呢。”

  说话的时候,林心怡整个身子又靠了过来,袁明海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方向一偏,车子差一点开到路下面的小河里去。吓得林心怡尖叫一声,赶紧坐回了座位。

  袁明海转过脸去看了她一眼:“我说了吧,差一点我们就一起见阎王去了。”

  下了车,装好鱼饵,两个人一边调笑一边钓鱼。

  水库里的鱼真多,一会儿袁明海就钓了两条十来斤重的草鱼,林心怡也钓了一条足足有五六斤重的红鲤鱼,高兴得在一旁大呼小叫,又唱又跳。

  这时,新生活会所负责人马新斌打来电话:“海哥,一个月前何嵘借的那五万块钱现在还没有还。”

  “阿斌,这点小事你还要问我吗?没有还你去找他,叫他还就是了。”

  “可是,海哥,他当时的借期是10天,期时我们去问他,他求我们再宽限10天,说是利息照算。20天的时候我们再去问他,他要求我们再宽限10天。按照当时说的息两分,期后利息滚入本金算,现在都8万多元了。上午我们再去问他,他说还是没钱,说是这一段时间手气不顺,总是输。”

  “阿斌,你这人怎么这样?负责会所你又不是才一天两天,这样的事情还用问我?你自己处理就是了,我看你平时办事都利索的,今天怎么这么婆婆妈妈?”袁明海很不高兴地挂了电话。

  几分钟之后,马新斌又把电话打了过来:“海哥,省厅的伍建良在河。”

  “阿斌,我知道他在河,伍建良在河怎么了?你早上不照样吃饭,晚上不照样睡觉,还不照样玩女人?他在不在都一样,你难道想坏了规矩不成。”袁明海关上手机,往地上一扔,嘟哝了一句“真扫兴!”

  “海哥,谁打来的电话,生什么气呀?”林心怡在一旁问道。

  “还有哪个?就是那个阿斌。”

  “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不高兴啊?来,让我亲你一口,高兴一下。”林心怡走过去就要从后面抱他。

  袁明海反过手去,向后一推。林心怡一点准备也没有,被他推得向后打了几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在地。不由得有些生气,脸通红地说:“袁明海,你怎么回事?有气往我身上撒是吧?人家好心哄你高兴,你倒好,狗咬吕宾,不识好人心。”

  袁明海站了起来,转过身黑着一张脸吼道:“你叫什么叫?再吵吵看,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到这水库里喂鱼去?”

  林心怡从来没看过袁明海这么凶的样子,只觉非常吓人,站在那里不敢做声了,眼泪顺着脸颊直往下掉。

  看着林心怡站在那里哭了,袁明海放下手中的工具,走过到她的面前,轻轻拥住了她。“心怡,宝贝,别哭了。是我不好,我向你认错,向你道歉,好吧?”

  林心怡偎依在他的怀里轻声哭了起来。袁明海伸手在她的背上拍了拍轻声说道:“好了,宝贝,不哭了,你再哭,我也要陪你一起哭了。”

  林心怡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扬起两只粉拳,在袁明海前捶打着“我叫你发脾气,我叫你发脾气。”

  袁明海呵呵一笑:“下手这么重啊。”然后,装着很痛的样子“哎哟,哎哟”地叫,还装出逃跑的样子。

  林心怡破涕为笑,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

  袁明海又叫道:“看啊,谋杀亲夫,林心怡要谋杀亲夫啊。”林心怡听到叫声,随即停了下来。刚刚还兴高采烈的眼神随即又暗淡下去,看她停下了,袁明海也停了下来。往回走了几步,来到林心怡身边“宝贝,怎么了?”林心怡淡淡地说:“海哥,谁说你是我的亲夫啊?我真希望你能做我的亲夫。”

  袁明海拉着她的手:“心怡,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好的吗?亲夫和情夫有什么区别啊?我对你比对她还要好一些。”

  林心怡把头靠在袁明海的肩上:“有区别的,现在你对我是很好。可是,时间长了也许就不会好了,我感觉在你的内心深处她的分量还是比我重很多的。我最多是你现在的开心果而已。”

  袁明海被林心怡说中了心思,打了个哈哈:“宝贝,你怎么也会看重这些东西,我对你好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袁明海再也没有心情钓鱼,收起工具,开车回到住处。

  “宝贝,不如这样吧,刚刚出了汗,洗个澡之后,我陪你上街购物吧?”林心怡知道袁明海想补偿自己。她高兴地说:“好啊。”拿起衣服就走进了卫生间。

  袁明海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取出一了起来,心里有点

  林心怡没有关卫生间的门,淋浴龙头的水声传到了客厅里,进到袁明海的耳中。

  “你不洗吗?刚刚出了大汗。”卫生间里,林心怡问袁明海。

  “洗啊,你先洗吧。”

  “我不嘛,我要你也一块洗。”

  袁明海把烟灭掉,放进烟灰缸,下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好半天之后,两人才出来,穿衣,上街。

  一路上,林心怡显得格外温柔可人,好像刚才在水库边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一样。

  林心怡买了一大堆衣服,两人提着袋子高兴地走着。在新国际商场,林心怡碰到一个年轻人,高兴地叫了句:“俊良,你在干吗?”

  那个叫俊良的小伙子听到叫声,回过头来,看到林心怡,也高兴地叫了起来:“心怡,原来是你啊。你现在还好吗?”

  林心怡幽幽地说:“我嘛,什么好不好,就这样过呗。你呢?”

  “我啊,还跟过去一样。”小伙子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复杂地说。

  袁明海一看那个小伙子就感到非常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面一样。仔细想了想,是在林心怡的相册里见过。他就是林心怡的初恋情人姚俊良,一直到现在,林心怡还常常念着他。

  袁明海的心里有些恼火,看着他们两人激动的样子。知道这两人现在还余情未了,不由得妒火中烧。借口上厕所打了个电话给马新斌:“你们快点过来,叫几个弟兄。”

  马新斌一会儿就带了两个弟兄赶到了:“就是和心怡说话的那个人,我们离开后,你们想办法好好教训教训他。”

  “好的,我们让他长点记。”

  “记着,别让心怡知道这件事。”

  姚俊良在商场里意外地碰到林心怡,不由得十分激动,又萌发了重修旧好的念头,向林心怡要了电话,准备再联系。

  袁明海带着林心怡走出商场,问道:“心怡,刚才那个是谁啊?”

  林心怡的目光躲闪了一下:“啊,是我过去的一个同学,叫姚俊良,现在在平的一家电脑公司上班,这几天过来办业务。”

  “啊,是你的朋友啊,也不叫他到公司里坐坐。哪有你这样做朋友的?”

  “海哥,人家不是怕你生气吗?要不下次吧,我叫他来公司走走,或许你们还会成为朋友。”

  “好啊,,我一定。有空你明天叫他来坐坐嘛。”

  姚俊良走出商场大门才几分钟,就被一个人从后面踹了一脚,跌在地上。他正要爬起来,一个人拿着一打了过来。狠狠地敲在背上,姚俊良不由惨叫一声。随后,几个人一拥而上,对着他用脚拼命地踢。那些人嘴里大声地叫着“敢偷东西,看我们不打死你”“以后还敢不敢偷?”“还敢不敢偷?”路边的人都以为他们在打小偷,站在一旁看着。

  打了一阵之后,只听一个人说了声“警察来了”那伙人一哄而散。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姚俊良被打断了三肋骨,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里休养。

  直到袁明海的手下被抓起来之后,林心怡才知道姚俊良因为跟她在商场说了几句话,而被打断了三肋骨。

  马新斌所管的新生活会所是袁明海的另一个实业,投资5000多万元,集宾馆、娱乐、餐饮于一身。在河很有名气,除了有钱的老板,一般的工薪阶层很少到这里消费。会所的18楼至23楼是会员区,要进入这个区域消费,必须办理会员卡。否则,哪怕你有再多的钱,也不能进入。

  两年前,一位海富翁从23楼的住房里纵身跃下,当场死亡。公安机关前往调查,发现系自杀身亡,是因为破产导致。从他的银行账单有关记录上发现,短短三天里,他在会所对面的工商银行预约取款额达到了600万元,而死亡时,那600万元却不翼而飞,不知去向。

  后来,社会才有传言,说那位海富翁是因为在贵宾区赌博,导致破产,并借了300万元息一分的高利贷,在翻本无望的情况下跳楼自杀的。

  河社会上对新生活会所也有所议论。

  市人大代表覃明洲署名给市委、市人大写信反映“新生活会所是一个集赌博、卖、嫖娼于一体的场所,是河一个赌博总部。在下面八县三市两区中,除河区、新洲区和洪山县之外,其余的七县三市都有新生活会所的分支机构。里面存在发放高利贷的行为,袁明海每年凭借着给赌博人员发放高利贷,就要获得几千万元的利息收入。很多人在里面倾家产,甚至有的人为了偿还赌债,不惜铤而走险,偷盗行凶,抢劫杀人。更为严重的是,为了追讨赌博人员借的高利贷,袁明海手下豢养着一批人,专门负责收债,到期不还者,动不动就限制其人身自由,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人间蒸发。有的人因为欠下高利贷,至今不敢回家。这些现象不仅严重影响着河的社会治安,在社会上也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覃明洲的信引起了河市委书记冯敬民的高度重视。他在信上批示:“来信反映情况,触目惊心,令人发指。请市公安局加强监督检查,必要时对有关行业进行突击清理。同时,组织专门人员迅速查清真相,报市委、市人大。如果情况属实,一定要严惩不贷,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市公安局领导班子立即秘密着手准备对有关娱乐场所进行突击检查,整治相关场所的秩序。

  一天下午下班前,公安局办公室突然通知:晚上7点机关开始集中学习,所有人员都不准缺席。先是学习文件,然后看员电教片,接着观看反腐倡廉警示片。大家都感到奇怪,有史以来第一次学习时间这么长,一直学到晚上10点钟,副局长高倍才宣布学习结束。

  这时,治安支队长余峰口头通知了一下:“治安支队的同志再留一下,还有几个事情一会儿要强调一下。”可是,学习结束后余峰却没有说话,只是在每人面前发了一个牛皮纸信封,得大家莫名其妙。十点半的时候,突然来了几队武警战士。

  余峰这时说了三句话:“现在正式开会,从现在起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发信息,大家把手机全部关了;在信封上面写好自己的名字;把手机放进信封,交给专人保管。”

  这时,大家才明白,原来晚上有突击行动。

  一切做完之后,余峰宣布:原地休息待命。

  晚上11点,市公安局局长赵启给大家作了简短的动员讲话:“同志们,今天我们公安局治安支队与武警支队一起搞一次突击行动,我们称之为‘零点行动’。希望大家在行动中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本着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负责的态度。从为河的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提供坚强治安保证的角度出发,一切行动听指挥。尽职尽责,忠于职守。今天的行动由治安支队长余峰同志带队,我和分管治安的高倍副局长担任总指挥。”

  接着,余峰作了简要部署:“现在,请大家听好,今天晚上参与行动的人员共120人,分成四个小队:第一队由副支队长李和平带队,到达指定地点后,迅速控制保安及有关工作人员,防止其通风报信,并负责外围警戒;第二队由副支队长曾小兵同志带队,主要负责娱乐城的检查和清理;第三队由副支队长江生同志带队,主要负责住宿部的检查和清理;第四队由我带队,主要负责贵宾区的检查和清理。行动中大家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同志。各组要分工协作,密切配合,发现情况及时向在家的两位领导和我汇报。下面,请大家按照刚才的分队情况排好队伍,领取和检查武器装备、通信设施。11点45分我们准时出发,零点赶到行动地点。”

  四队分别向赵启报告。

  “报告总指挥,一队准备完毕。”

  “报告总指挥,二队准备完毕。”

  “报告总指挥,三队准备完毕。”

  “报告总指挥,四队准备完毕。”

  晚上11点45分,赵启下令:“出发!”

  全体战士和干警们迅速上车出发,一辆辆警车悄悄驶出公安局大门,向目标新生活会所靠近。

  李和平带领第一队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控制了一楼的保安和有关工作人员。

  娱乐城和贵宾区是此次行动的重点,当余峰到达17楼时向曾小兵发出了同时行动的信号,两个小组迅速行动起来。余峰到18楼楼梯口时,一名保安走上前来,正要开口说话制止,余峰抢前一步,左手把他往墙上一推一顶,右手掩住他的嘴巴,保安动弹不得,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余峰。余峰示意他不要发出声音,在他点头同意后才将手放下。

  18楼的健身房里,空无一人,

  19楼很多人都在睡觉,一个个迷糊糊地看着前来盘查的特警和公安干警,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20楼有几张麻将桌,有十多个人在玩麻将,看到余峰他们前来盘查,紧张得连手中的牌也拿不稳。

  余峰看到桌子上都是10元面额的钞票,问道:“你们在玩多大的麻将?”

  “10元的。”有人回答。

  十元的麻将,在河街上随处可见,一般的市民都玩这个码。余峰留下几个人给其中的四人做笔录。然后上了21楼“砰”的一声打开2108号房门时,不仅里面的人吃了一惊,余峰更是吃了一惊。

  里面的两个人正在做盲人保健按摩,两名技师,两名客人。听到响声,接着就有人冲进来,他们先是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看清楚来人之后,中间那张上的客人的表情就由吃惊转为生气,由生气转为愠怒,他恼火地问了一声:“余峰,你们这是干什么?”

  余峰看到他,也大吃了一惊,马上叫了句:“徐市长。”

  上的客人是常务副市长徐泽

  余峰赶紧回答:“徐市长,我们今天晚上在搞治安突击检查。”

  徐泽冷笑了一下:“治安突击检查,盲人保健按摩违反了哪一条?也要检查吗?明天我倒要问问你们的赵局长。”

  这时,里面那张上的人也围好围巾走了下来,余峰一看,正是袁明海。

  袁明海对徐泽说:“徐市长,请不要生气。这不怪余队长,他是在执行任务。我看查一查也有好处,省得有些人吃完了没事干,天天净往我头上泼污水。”

  “有好处?如果都这样搞,外面的商人有1000个也跑掉了,哪个还敢到我们河投资经商?这样做不利于优化我们的经济发展环境。”

  袁明海对余峰说:“余支队长,没关系,我看你还是接着查完吧。从心里说,我很感谢你们的到来,这样对于我们会所的声誉是有好处的。”

  余峰向徐泽说了句:“徐市长,对不起!”然后,走了出去,他坚持查完了所有的房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除了麻将外,也没有看到什么赌具。

  曾小兵带领的第二队在娱乐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包厢里的客人们都在唱歌喝酒。小姐虽然有几个,但都在演艺厅里陪客人们唱歌、跳舞,按照名单上的点名,几个没在的也在宿舍睡觉。

  在娱乐城唱歌的人员当中,有好几位是工业园的外商,他们很不高兴地回答了干警们的问话。江生带领的第三队在住宿部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查到十三对同居的男女,五对是夫,另外八对是情人关系,问清情况之后,就让他们都回去睡觉了。

  听到汇报后,赵启看了一眼高倍:“没什么情况是好事啊!”高倍点点头:“的确是好事。”

  第二天上午,袁明海来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邵志久的办公室。邵志久看到袁明海来了,招呼道:“明海,这么久没看到你了,最近都忙些什么呢?是不是又上什么新项目了?”

  “没有,邵主任,不瞒您说,今天我是到家里申冤来了。”

  邵志久笑道:“明海,别开玩笑了,在咱们河,你可是跺一跺脚连河的地也要摇三摇的人物啊,谁还敢冤屈你呢?”

  袁明海掏出一包中华,给邵志久递了一支:“邵主任,我听说最近社会上有些人在攻击我,说什么的都有。其中有的人还是我们的人大代表,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到处写信反映情况。我也是河的人大代表,我想请您给我做主。”

  邵志久哈哈一笑:“明海,你要我做什么主?人家的嘴巴长在人家头上,我能拿他们有什么办法?没事就好,你不要计较这么多,气量大一点,自己没问题,站得住脚就好了。”

  “邵主任,我不是要你不让他们说话,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他们真正按照实情来说话。这样下去,我还有什么心思去搞经济,去发展企业?恐怕现有的也会关门。”

  “明海,我倒是觉得,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自己做得怎么样,能不能做到问心无愧。到时候,事实会说话的,你就放心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嘛。你着什么急呀?”

  袁明海掏出打火机要给邵志久点上烟,邵志久摆摆手:“你吧,我现在不。”袁明海看他不,把烟重新放进烟盒里:“那我也不了。”

  “明海,你在捐资办学方面为我们河的企业家做出了示范。如果能在企业家当中形成风气,这对我们河的教育事业发展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邵主任,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我袁明海的钱也是通过经营从社会上赚来的,现在拿出一部分来回报社会,这是应该的。”

  两人接着聊了一会儿,袁明海再到几个副主任的办公室里转了转。

  副市长徐泽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恼火,总觉得余峰等人昨天晚上侵犯了他的尊严。正当他琢磨着如何把这个事情向副市长、公安局长赵启说的时候,袁明海敲门进来了。

  “徐市长。”袁明海叫了一句。

  “哎哟,明海,你过来了,来,快请坐,请坐。”徐泽脸笑容地招呼道。

  “徐市长,我是为昨晚的事情向你道歉来了。”

  “哪里,明海,这事怎么能怪你呢。是他们不应该,你是纳税大户,为我们河市作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我以为,除了必要的支持之外,还必须有必要的尊重。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同意,不能随便到一个企业进行检查。这个要求我们已经多次在大会上提过,市委冯敬民书记前不久在大会上也提过。可是,我们的一些部门,就是不听,我看这种情况值得我们深思啊!”“是啊,徐市长,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企业家真的会感到寒心。就拿昨天晚上到我们新生活会所的突击检查来说吧,给我们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肯定是很大的。不明真相的人,还真的以为我们从事了什么违法活动。您是常务副市长,这种现象真的该管一管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些企业将会人心惶惶啊!”徐泽点点头:“是啊,下一次的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我必须把这个问题再次提出来。”

  徐泽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启市长吗?我,徐泽。你好!是这样,昨天晚上,你们公安局兵强将把袁明海的新生活会所给包围了。这个事呀,我看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人家搞一个企业不容易,这样一来,对人家企业的发展会带来负面影响啊。我想,我们作为副市长,都有义务为河营造一个宽松的经济发展环境作一份努力。”

  昨天晚上,余峰就把情况向赵启作了汇报。听了这话,赵启不卑不亢地说:“徐市长,为河的经济发展营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这是你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群众对新生活会所的反映比较大,举报也比较多。甚至有人反映袁明海在里面搞地下赌场和地下钱庄,给赌博的人发放高利贷。我们昨晚的行动,既可以说是一次突击检查,也可以说是对企业家的一个保护啊。通过必要的检查,我们可以为企业家澄清事实,减少社会对一些企业的误解和非议。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保护了企业家,也是在为他们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你说是吧?”

  徐泽说:“对,你的看法也有一定道理。辩证地看,昨天你们这么一查,对投资者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以为,今后这样的检查尽量少些。即使发现他们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只要不是原则的问题,我们可以尽量早打招呼,进行批评教育,让他们改正。当然,对于那些违反法律的人和事,我们还是要大力查处的。”

  打完电话,徐泽说:“明海,检查一下也有好处,最起码为你澄清了事实嘛。当然,守法经营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一种警示嘛,是不是?明海,你自己也是人大代表,也是一名监督者。这几年你在创造利税、支持发展教育和社会福利事业上做出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也不是哪个人想泼点污水就可以把你黑的。”

  “徐市长,谢谢您对我的关心和支持!有空的话,您到我们的企业视察。”

  “明海,要说‘谢谢’的是我,你为我们河贡献了这么多税收,带头捐资建学校,都是在帮政府的忙,在为百姓办实事。作为常务副市长,真要代表市政府对你说一声‘谢谢’!”

  晚上,在会所的几位工业园的客商到市行政服务中心,同样反映公安局对新生活会所进行突击检查的问题。

  财政局副局长、行政服务中心主任甘萍耐心地向他们作出了解释。反复说明这并不是冲着他们几位客商来的,而是在例行检查。目的是使会所的各种环境更好,让客商们消费得更加安心。

  袁明海再找到覃明洲,说:“明洲,我们同为河的人大代表。我想,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把人大代表的职责履行好。而不是我们之间相互拆台。”

  覃明洲冷冷地说:“袁总,我这就是在履行人大代表的职责,就是在履行人民赋予代表的权力。我想,这也不能叫相互拆台,这是在监督,这是工作。”

  “明洲,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什么误会或者矛盾?如果有,那么请你指出来,我袁明海能改的一定改过来。”

  “袁总,你错了。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误会,更没有什么矛盾。即使有,那也不是你我之间,而是你跟河的群众之间,或者说跟人民的利益之间有矛盾。”

  “明洲,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袁总,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该说的话我也说过了。我还是那句话,多做对百姓有益的事,少做对不起人民群众的事。”

  “好,覃明洲,我袁明海算是服了你了。”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保护伞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保护伞》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刘德明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保护伞第十二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